刘强东对王帅“二选一”表态罕见沉默和腾讯退出拼多多股东的残酷真相!

  面对王帅的表态,刘强东罕见沉默
近日,阿里公关部老大王帅就“二选一”的表态传遍了全网!
作为史上最敢说话的公关老总,王帅有时特别刚,这次也一样!
王帅说:所谓的“二选一”从来只是一个伪命题,本是正常市场行为,也是良币驱逐劣币,这是最朴素的商业规则。
意思是:事情就是这个事情,在我们这个行业,这个事一直都有,大家都别装糊涂;而且,也只有通过“二选一”,才能完成优胜劣汰,形成健康的电商秩序——穿在“二选一”身上最后一层遮羞布,就这样扯下来了!
对于帅总的此番表态,这要是以前,刘强东早就冲冠一怒了,但是现在,刘总却罕见沉默。
想当年第一次遇到“二选一”时,雄姿英发的刘总公开怒斥:二选一就是下三滥手段!如今,面对王帅的逆耳之言,刘强东居然一言未发。
这并不是说刘强东不敢接招,而是经历了这些年的相爱相杀后,京东和刘强东本人的处事方式在悄然变化。
毕竟,王帅的话再怎么出格,也是通过个人社交媒体而不是阿里官方出声,代表的也仅仅是帅总个人,而不是阿里巴巴。
王帅在“补充式发言”中说得很清楚了:“我们尊重法院的任何判决结果。”
“法院的判决结果”的源头,还要说回四年前的那场官司。
一场打了四年还没有开审的官司
2015年“双11”后,京东以阿里在“双十一”促销活动中胁迫商家“二选一”,扰乱电子商务市场秩序为由,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实名举报了阿里。
裁定书显示,京东方面称,2013年以来,阿里不断以各种手段实施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在天猫商城开设店铺的服饰、家居等众多品牌商家不得在两原告运营的京东商城参加618、双11等促销活动、不得在京东商城开设店铺进行经营,甚至只能在天猫商城一个平台开设店铺进行经营行为。
此外,京东请求法院确认三被告在本案所确定的相关市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判令三被告停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判令三被告向两原告连带赔偿因其实施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给两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人民币10亿元等。
如果是普通的案件,十天半个月就可以判了,但本案所涉及的双方,是目前中国最大的两大电商平台,法院要认定当事人的行为,已经不是单纯的技术问题了。
比如说,光是在本案管辖权方面,就注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为什么?双方背后都代表着巨大的利益,不同地域所作的判决有可能产生不同的影响!
参照洽洽瓜子的案例:此前,国家质检部门判定洽洽瓜子有问题产品后,洽洽瓜子就公开声称:不服判决,我们当地的质检部分都说了没问题!
近日,关于此案的管辖权问题有了新的进展:最高人民法院二审认定,北京高级人民法院对此案有管辖权,驳回了天猫主张由浙江省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上诉。
据了解,该案由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受理,天猫主张该案应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2017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一审驳回天猫管辖权异议,天猫不服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
但管辖权之争只是本案的开胃小菜,更持久的博弈还在后头。
腾讯退出拼多多,这金融游戏没看懂?
京东和阿里激斗的这几年,也正是拼多多异军突起的时候。
如今,成立才4年的拼多多市值一度接近3000亿人民币,截至今年6月底的12个月期间,拼多多年活跃买家达4.8亿,同比增长41%——在最新公布的富豪榜中,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坐着火箭赶到第7位,一举将刘强东甩在身后。
经过几年的野蛮生长,拼多多的战略战法也逐渐朝着正规化、品牌化的方向阔步前进。
比如说,随着GMV的放大,很多品牌都纷纷入驻了拼多多,这一改变是很多人都能感受到的。
还有,拼多多的补贴政策,已经让拼多多成为购买新iPhone的首选电商渠道。
而拼多多能够在阿里和京东之外找到电商的第三条路,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微信的流量。
所以这个时候传出了腾讯退出拼多多股东的消息,很多人的确是一脸懵的。
最近,拼多多母公司杭州埃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生一系列工商变更,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从股东中退出,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林海峰也退出董事之列。
但正如拼多多所说,这是正常的变化,“和其他上市公司一样,上市后资本市场股东都不在境内上市公司继续担任任何职位。”
毕竟腾讯和拼多多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关系。
2016年,腾讯作为投资方参与了拼多多的B轮融资;拼多多上市前的30亿美元的融资,也是由腾讯领导投的。
想一想不久前闹得沸沸扬扬的NAB事件,5年签下15亿美元的腾讯在事发后迟迟没有表态,就是因为这事不是敲打一下键盘那么简单,而是实打实的15亿美元!
15亿美元都要打这么久的算盘,要腾讯放弃占股超17%的拼多多,这事怎么看都不太可信。
况且,腾讯退出拼多多股东,并不是不给拼多多流量了,而是在拼多多流量走高后的一次正常商业操作:只要有利于继续赚钱,怎么样方便就怎么样做,这就是腾讯退出拼多多股东背后的残酷真相。